网络素养一周热点(3月16日—3月22日)

2019-03-22 14:5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网络素养动态

 “上海网民在行动” 2019年上海市争做中国好网民工程启动

3月19日,2019年“争做中国好网民上海网民在行动”主题活动正式启动。启动会上,“上海网民在行动”好网民工程统一标识向全市网民揭晓,《2019年上海市争做中国好网民工程实施方案》也同步发布。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的总要求,中央网信办从2016年开始推出“争做中国好网民”工程,至今已到第四年。

会议透露,今年本市争做中国好网民工程将落在上海网民在行动大主题上,通过一系列群众参与度高的子活动来落实落地。整个实施方案主题突出、主线清晰,从今年4月起到今年年底,依次突出“垃圾分类我在行、红色足迹大寻访、我为祖国庆生日、网络素养我来学、网络乱象我举报和网络公益我参与”六大子主题,开展系列活动。市委网信办表示,将通过今年的好网民工程活动,打造出一批优秀的活动样板,推出一批优秀的宣传报道,讲述一批感人的网民故事,收获一批优秀的活动成果。

上海市委网信办、市教委、人行上海总部、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等单位和上观新闻、东方网、文汇网、新民网、看看新闻网、澎湃新闻网等本市主要新闻网站,以及易班网、哔哩哔哩网、阅文集团、喜马拉雅FM、沪江网等知名商业网站参加了启动仪式。(来源:东方网)

最新数据

工信部:2018年全国累计查处“伪基站”案件282起

据工信部网站消息,2018年全国无线电管理机构累计查处“黑广播”案件2251起,查处“伪基站”案件282起,缴获“黑广播”“伪基站”设备2300余台(套)。

消息指出,在打击“黑广播”“伪基站”方面,全国无线电管理机构进一步强化了技术手段建设,采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提高对“伪基站”的监控能力;同时,加强源头治理,加大执法力度,会同市场监督管理、公安、广电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对“黑广播”设备生产、销售、使用开展全链条打击。在集中整治违规调频广播电台方面,各地无线电管理机构和广电部门组织开展了对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的宣传教育和监督检查,坚决查处擅自使用频率、擅自设置广播台站、擅自增大发射功率等违规问题,切实保护航空专用频率等重要无线电业务频率的使用安全。

消息称,2018年,全国无线电管理机构累计查处“黑广播”案件2251起,查处“伪基站”案件282起,缴获“黑广播”“伪基站”设备2300余台(套),有效遏制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维护了良好的空中电波秩序。(来源:中国新闻网)

近3000个网站APP公众号被关闭

3月19日,记者从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13部门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取得阶段性进展。截至3月14日,全省共立案查处相关案件637宗,结案239宗,结案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案值26.14亿元,罚没443万元。

“百日行动”启动以来,全省共检查“保健”类店铺3.5万个,检查宾馆、酒店等重点场所1.3万个,旅游景区、农村场镇、集贸市场、城乡接合部等重点区域7957个次,受理消费者申诉举报959次,关闭网站、APP、公众号等2844个。(来源:南方日报)

热点话题

未成年人能当网络主播吗?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共青团中央联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开展的调研显示,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网民中经常观看直播的比例分别达到6.4%、18.3%和20.5%。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由全国青联提出的《关于在网络直播环境中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提案》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其中关于“禁止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的建议更是一度登上网络热搜。全国青联认为,目前网络直播行业良莠不齐,一些直播平台频繁出现禁止或者不宜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存在着低俗、色情信息影响未成年人价值观,未成年人隐私权遭到侵犯和不理性打赏造成经济损失等方面的问题。

宋先生是迎泽区一家私企的工作人员,他经常在手机上看到未成年人的直播,“我不建议未成年人当网络主播,对成长来说没什么好处。”宋先生说,家里正在读初一的儿子也经常在手机上看一些直播和短视频,“孩子在学校不能用手机,回到家写完作业后,我们也不会太限制他使用手机,但不会让他使用时间太长,孩子一般看游戏类、电影类和音乐类的短视频,没有直播过。”

从事教育行业的张女士从来不让自己的孩子用手机下载“抖音”之类的短视频APP,“孩子沉迷其中,耽误学习、浪费时间,没有任何好处。”张女士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平时基本不看手机。对于“禁止未成年人当主播”的建议,张女士表示非常赞成。“我觉得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网络直播只会让他们沉迷在吃喝玩乐和打赏赚钱中,荒废了学习,应该禁止”。

太原市长治路小学李老师认为未成年人沉迷网络会让其身心健康受到威胁,而担任网络主播也不是他们这个年龄段应该去做的事情。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给青少年学生带来了丰富的知识信息和心灵的挑战与愉悦,但与此同时,网络中大量的信息垃圾和消极因素也正无情地吞噬着自控能力、识别能力不强的青少年学生。她支持“禁止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

提到“未成年人当网络主播”,太原北辰双语学校的史老师说起了“年仅12岁小学生辍学直播打游戏”的事例。“我记得报道上说这个男孩游戏水平高、关注者很多,月收入超过3万元,但不到几年,新鲜劲过后,他的直播间观众就没剩几个人了,为了直播放弃了学业,当同龄人在学习和成长的同时,他却沉浸在金钱物欲中,荒废了大好时光。这种直播,意义何在?但网络上也有正能量,有教育意义的直播,可能其中会有青少年当主播,这种情况就应该区别对待。”史老师说道。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已经全方面渗透进了工作、学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当社会拥抱互联网带来的新发展、新变化时,青少年也必然不可能断绝与网络的联系。因而,在现阶段下,面对青少年沉迷网络,单靠“禁止”无法根本解决问题,还需要从多方面着手。史老师建议——

家长在其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家长首先要积极引导,在孩子接触网络的时候给予中肯的建议,告诉孩子什么可以看,什么不建议看,并帮孩子分析利弊。其次,让自己代替网络的陪伴,很多孩子沉迷网络是因为无事可做,无人陪伴。加强与孩子的沟通,参与到孩子每一个成长过程的节点中来,下班后放下手机和孩子一起学习、朗读,放假后带着孩子到户外旅游、运动。

学校和老师在关注学生成绩的同时,更要关注他们的成长。另外,老师们自身需要具备充分的媒介素养和网络素养,并不断学习并教导孩子,而校方要将网络素养作为一种知识和习惯养成来教育。

相关监管部门要构建完备的规则和规范体系,明确平台需要遵循的一些基本的传播规范要求,及时对平台上的有害内容进行监管,及时处罚违规违纪的从业人员和平台,切实来确保未成年人有一个健康的网络环境。(来源:山西晚报)

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引争议

未成年人能否独自乘坐网约车?最近,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滴滴出行”)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平台发起了这一投票。

截至发稿时,688935人参与了投票。其中,386309人认为能独自乘车,占比56%;302626人认为不能独自乘车,占比44%。

持支持意见的观点中,接近一半的人认为:与其限制乘车人,不如加强司机管理;此外,支持者认为,未成年人能独自坐出租,就能坐网约车;16岁可以外出打工,当然可以独自乘车。

持反对意见的观点中,排名第一的是:安全再完备也防不住临时起意犯罪;其次,他们还认为,未成年人安全意识弱,不宜独自打车;监护人必须对未成年人的安全负责。

部分网友认为,对未成年人能否单独乘坐网约车不能“一刀切”,并提出了建设性意见,一是可以按照不同年龄层区分对待;二是呼吁建立未成年人独自乘坐网约车“独立的保障体系”。

网友“韩先森”建议,可以参考司机分级制度,只有满足条件的司机才能接未成年人;在系统层面绑定亲属关系,每次将打车进度实时推送给家长。

网友“Active Yu”提出,未成年人打车时,系统应自动分配评价服务好、服务时间长的网约车司机。

网友“MR。”表示,自己在日本留学,在日本,孩子很小就自己坐车上下学,确实不能把孩子当个宝,“但也要建立完善的安全体制”。

滴滴出行表示,讨论的结果与观点,将为滴滴平台治理和安全产品团队提供重要参考。(来源:中国青年报) 

传媒评论

“添加微信好友”是网络素养教育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微信现在已经成为了大家手机中几乎必备的一款社交软件,而其中添加好友,留下微信的形式也逐渐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一种新兴的社交礼仪。但是把添加微信好友设置为一门课程,还把“1000 个好友”作为考核标准,还真的算件新鲜事。(3月17日中国之声)

人脉就是钱脉。网络时代,微信等社交工具是人与人之间重要的沟通交流手段,让这句话有着充分的现实支撑和说服力。人脉关系着职场前途,关系到财富,是个人能力和生活的需要。但是社交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仅需要胆略勇气,还需要很多技巧,比如,语言素质、礼仪,学识等,可以说,如何添加好友,让陌生的人走进自己的圈子,是一门巨大的学问。不仅涉及到个人求交往的诚意,还考验着个人综合素质。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却缺乏这样的意识和能力,不注重人脉的建设和扩散,教育体系中,也缺乏人际交往方面的教育,很多大学生毕业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社会,不知道该如何和陌生人沟通,打交道,建立和维护自己的社交圈子,如何进行处理社交问题,不仅影响着自己的生活和发展,也加剧着社会的冷漠和自私。“添加微信好友”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措施,不仅可以提升大学生的社交能力,注重和陌生人的建立关系,也符合网络时代的社交需要。

但是,“添加好友”也并不意味着简单的“拉人头”、凑人数,而是需要注重好友的质量。还有,添加了好友也不等于万事大吉,还需要加强对朋友圈的维护。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很多陌生人,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去交往,这就需要在交往注重甄别和筛选,不能盲目,不能饥不择食,急于求成,比如,好友是否符合自己的社交需要,是否和自己志同道合,都需要认真地考虑,这就需要在交往时,认真考察和思考,选择那些和自己性格、爱好相投的人交往,注重好友质量。比如,在求添加的过程中,也应该注重信息安全,加强个人隐私保护,让自己的社交圈充满乐趣,充满正能量和安全感,这样的社交才有意义和价值。

这就需要在添加好友前,做好功课,比如,认真提升自身的素质和修养,增强自己的学识,比如认真研究对方的爱好、习惯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提升社交成功率。让朋友圈里的每一位好友都能成为朋友。

添加微信好友成大学课程,符合现代社会发展需要,但是这门课程却需要更加深刻和完善的设计,比如,提升大学生自身的社交意识和能力素养,比如,加强好友的筛选和联络,这些都是必须考虑的功课,唯有如此,社交才算合格。(来源:西安网)

青少年网游用户逐增 监管立法该提速了

在互联网信息化浪潮下,网民首次触网年龄明显提前,青少年沉迷手机游戏荒废学业、未成年人利用大人的手机充值玩游戏等事件频出。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成为社会共识。在近日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建议提出尽快开展相关立法调查和研究,尽快对网络游戏的规范管理出台专门法律,尽快推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发布实施。(《中国青年报》3月18日)

加快监管立法步伐,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法律就是社会的减震器,针对社会的新情况新问题,加以规范和制约,才能更好地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秩序。从现状来看,的确到了加强监管立法的关键节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大致呈逐年增长趋势,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1.91亿人,占青少年网民的66.5%。数据反映了普遍的青少年沉迷游戏现象,很多孩子陷入网络游戏中不能自拔,由此引发的极端案件更不在少数。

如何才能防止青少年沉迷网络?值得注意的是,有的地区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也取得了一些效果。比如,广东已在全省开展少年儿童网络素养教育“双进”(进校园、家庭)活动,以“做好网民”为主题的《媒介素养》被列入省地方课程教材,等等。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举措的出台,还局限于个别地区。全国人大代表鲁曼经过调研发现,目前一些游戏设置的防沉迷措施并没有像设定的那样,发挥“防火墙”的功能,“绝大多数青少年玩家仍可通过借用亲人信息、购买他人身份信息注册和登录游戏,绕过防沉迷系统”。一些地方教育部门采取的相关措施,并没有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与推行,效力还很有限。

诚然,对于保护未成年人,确保网络安全,我国不乏相关立法。如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国家采取措施,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国家鼓励研究开发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产品,推广用于阻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新技术”。国家出台的《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等规范性文件,也要求“控制电子产品使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重拳整治网络空间秩序”“规范青少年网络使用”等,但总的来看,还缺乏一部统一规范的法律法规。

从这个意义上看,代表委员们所提到的制定《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等建言,具有一定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当然,法律也不是灵丹妙药。防止青少年沉迷网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既需要技术上的与时俱进,也需要立法上的快步跟进,既需要公众素质的全面提升,也需要文化上的持续浸润。正视青少年网络用户的逐年增长,正视伴随的社会乱象,在立法等方面“亡羊补牢”,我们才能更好地保护青少年,保护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