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素养一周热点(1月26日—2月3日)

2019-02-03 17:1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网络素养动态

和布克赛尔县佐斯腾社区开展“网络安全进万家”活动

为增强辖区广大群众的网络安全意识,营造网络安全人人有责、人人参与的良好氛围,近日佐斯腾社区按照镇党委要求,组织社区包片干部及“蒲公英”宣讲队成员走进市场、商铺、家庭进行网络安全知识宣讲及签订责任书活动。

活动中,社区工作人员向群众仔细宣讲了责任书和承诺书的内容,提醒群众要意识到网络在给人们提供极大便利的同时,网络安全问题也如影随形。对公民个人而言,保护网络安全不但需要学习必备的防护技能,还要培养文明的网络素养和守法的行为习惯。(来源:中国新闻网)

丰都:用“三大抓手”促进市民“理性用网”

近日,“理性用网•争做中国好网民”进社区宣传活动在丰都县世纪花城步行街展开。中学生张梓涵在活动现场,想到自己一回家就在玩Ipad,表示“这次宣传活动给我提了醒。”

“通过宣传,让市民平衡网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学会理性用网,争做中国好网民。”丰都县委网信办主任张军认为,随着智能手机和智能设备的普及,“五光十色”的各类信息无时无刻地吸引着人们。当人们沉浸在信息的海洋时,极易忽视身边的亲情,尤其是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更是影响学习和身心健康。网信办与教委、团委、妇联等部门联合开展“理性用网•争做中国好网民”系列活动,就是想促进广大市民尤其是青少年有节制使用网络,不做“低头族”。

张军介绍,“理性用网•争做中国好网民”系列活动主要以“舆论造势、活动走心、机制自治”三大抓手为推动,促进活动落地见效。(来源:华龙网)

最新数据

微信安全中心:封禁6000多个欺诈账号2000多欺诈群

日前,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根据用户投诉提交证据,共计对6000多个确认欺诈帐号进行了封禁帐号处罚,并对2000多个确认欺诈微信群进行了限制群功能(封群)处理。

微信安全团队表示,不仅会对确认欺诈帐号进行封禁处理,还会继续挖掘作恶团伙,打击处理恶意拉人、组织欺诈骗局号及恶意收款号。

微信安全中心还提醒广大用户:春节将至,欺诈骗局多发,诈骗分子为了“冲业绩”,不断更新技术手段,翻新各类套路,严重危害用户财产安全。请大家务必提高警惕,谨防以下各类多发欺诈:

贷款类诈骗:此类诈骗类型包含网上贷款诈骗、网上办理信用卡、信用卡提额等, 骗子以大额度,低利息,对征信没有要求等幌子,大肆吸引受害人前往咨询借款。之后就以放贷前需要各种手续费、保证金、补充银行卡流水等借口,要求受害人转账汇款,导致不少人上当受骗。

兼职刷单类欺诈:指骗子以工作轻松并提供高额报酬为诱饵,骗取用户缴纳入职押金或通过虚假刷单、虚假推广返现等手段骗取钱财的一种诈骗手法。

陌生人交友类欺诈:是指骗子将微信帐号伪装成“美女”形象,以婚恋为诱饵制造网恋假象,编造“生病、去见面时的车费、生日礼物、提亲费”等借口骗取受害人钱财。

冒充亲友领导:骗子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受害人信息后,盗用受害人亲友、领导身份,使用电话或者聊天软件主动联系,获取信任后用各种借口诱导受害人转账。

冒充公检法诈骗:骗子利用国家执法机关的威信和群众对法律的敬畏心理,以受害人涉嫌洗黑钱、身份被盗用于电信诈骗、拐卖儿童等借口,要求受害人在电话中配合警方调查,让他们转款到所谓的“安全账户”以证清白。

民族资产解冻诈骗:骗子通过捏造名人身份、假冒国家机关,散布伪造的所谓“国务院”下发的精准扶贫文件,声称“国家有很多扶贫项目,中央决定不采取传统做法发放扶贫款,拟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发展一对一的精准扶贫”,参与人员需缴纳报名费、保险费、资金使用费、交通费等费用,承诺缴费后可以领取“国家扶贫款”,吸引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这种欺诈牟利模式,严重损害用户利益,国家对此类行为已明令禁止。(来源:环球网)

热点话题

“红包大战”即将开打, 互联网平台豪撒50亿元

随着春节临近,除了过节的气氛日渐浓厚外,来自互联网领域一年一度的“红包大战”的硝烟也正开始弥漫。就在1月上旬,来自微信、QQ、支付宝、百度、今日头条、QQ、抖音、腾讯微视和微博等各个平台纷纷公布了其2019年春节红包的“作战计划”,希望能够在2019年春节的“红包大战”上让尽量多的网友拿到自己发出的红包。根据南方日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春节的这场“红包雨”将洒下近50亿元巨款,能不能雨露均沾,除了看网速,还要拼手气。

每说到春节红包,“春晚”这个重量级的IP就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了,而2019年春晚同样成为了“互联网红包大战”的主战场之一。在BAT当中,仅存的还没有和春晚搭上关系的百度今年早早就对外宣布了和春晚合作。据悉,百度将作为央视2019年《春节联欢晚会》独家网络互动平台参与今年的春晚红包互动。据百度方面透露,将在春晚直播时分4轮发出总额9亿元的红包,创下史上最高春晚红包金额。此外从1月28日小年起,百度APP还启动了1亿元“集好运卡”红包和场场百万的“团圆红包”,红包雨持续8天。据悉,红包活动由度小满钱包(原百度钱包)提供支付服务,用户摇到的现金红包将通过度小满钱包提现。

作为如今互联网的新贵,今日头条和抖音也希望借助2019年春晚“一战成名”,据悉,抖音已经成为2019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独家社交媒体传播平台,而抖音也用了更取巧的方式来“发红包”:抖音上线了“美好音符年”活动,用户可通过抖音参与“集音符,分五亿”活动,分享总计5亿元的红包,最高可获2019元的大奖。而在今日头条矩阵APP当中,红包活动也被放在显眼的位置。据介绍,头条系的APP不仅提供了四大抢红包玩法,更是提供超过10亿元的现金来为春节“红包雨”助庆。

春节红包在中国之所以能够如此如火如荼,社交网络的推动自然功不可没,而作为红包的根据地,支付宝、腾讯和微博等平台都将红包的主战场放在了社交圈。

虽然微信早年就宣布已经“不玩”春节红包,但是腾讯却并没有放弃“红包雨”这个“撒手锏”。腾讯微视将在春节期间推出视频红包的创新玩法,并上线微视视频红包春节活动,发出5亿元现金红包。作为腾讯的另一个社交平台,QQ自然也不会放过春节红包这个“爆点”。据介绍,今年QQ将推出分享福袋的社交新玩法,用户在参加活动赢取福袋后可以立刻分享给好友,即可解锁现金红包和卡券宝箱,体验“众乐乐”的狂欢。

此外,每年春节期间都吸引大批参与者的微博#让红包飞#活动在今年再度开启。据微博方面介绍,本届活动以“刷锦鲤微博,抢一亿红包”为主题,主打锦鲤红包、福气扭蛋机等玩法,奖品规模和中奖人数均大大增加,让更多微博网友能够成为“锦鲤”,享受到社交媒体带来的节日红利。

虽然在社交领域并不能算成功,但是支付宝每年的春节红包依然会在社交圈中引发广泛的传播。据支付宝方面表示,今年的支付宝集五福在1月25开始,将保留大众熟悉的“AR扫福、森林浇水和庄园喂小鸡”得福卡的主玩法,今年还将新增答题得福卡这种方式,题目将以安全教育为主。据介绍,集齐五福的用户将在除夕晚拼手气共分5亿现金红包,同时,在此基础上,用户还有机会获得各种好运彩蛋。(来源:南方日报)

传媒评论

自媒体“爆款”应有表达边界

凡是读过这篇文章的人,估计都会有一个大致相似的印象,那就是它讲述了一个“寒门之子”的理想人格与现实生存剧烈冲突,其中充满了“寒门”“状元”等鲜明标签,以及作为第三方的“我们”与主角的“他”的强烈反差,凸显了坚守理想人格的生存之艰。讲情怀、宣示理想人格,并不可鄙,但文章传达了什么、如何传达的,应该有所克制,即表达边界。

作者抛出“非虚构”之说,大意是只要核心事件准确,似乎有创作成分无伤大雅。但没有解释清楚的是,对一篇洋洋洒洒的成文来说,核心事件是哪些,占了多少部分呢?对读者而言,它到底是小说呢,还是一篇记述一个人经历和感受的文章呢?

我们可以把它当小说看,但作为小说,比这个故事精彩的实在太多,倘若一开始就注明经过演绎,也许未必会吸引人关注转发;作为记述文章,倘若要传达某些情怀、理想,那么把一个真实的悲剧故事发挥渲染,是否尊重当事人?又能传达什么情怀呢?

“对读者怀着敬畏”从来都不是靠说来实现的,恐怕既要实事求是又要让大家感受得到才是。(来源:南方日报)

诊疗标准尚不明确 靠什么拯救网瘾患者

春节长假即将来临,低头族们也有了大量的闲暇时间用作消遣。吃鸡、抖音、英雄联盟……当网络上的“快乐”逐渐成为“诱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人也就越来越多。网瘾,已经成为久治不愈的社会顽疾。

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心身医学科主任喻小念表示,判断一个人是否染上网瘾,现在还没有定量的标准,主要是看上网是否对其个人生活、人际交往、家庭感情等造成严重的破坏,而不是简单地用一天上几个小时的网来衡量。根据《中国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释义(2018版)》,网络成瘾指在无成瘾物质作用下对互联网使用冲动的失控行为,表现为过度使用互联网后导致明显的学业、职业和社会功能损伤。其中,持续时间是诊断网络成瘾障碍的重要标准,一般情况下,相关行为需至少持续12个月才能确诊。

喻小念指出,关于网瘾是不是一种疾病,在国际精神病学界、心理学界也一直在争论中,还没有统一的结论。2018年6月,国际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列入《国际疾病分类》,引发很多媒体惊呼“网瘾是精神病”。实际上,2018年6月公布的《国际疾病分类》仅是“预览版”,正式版要到2019年5月经世界卫生大会批准后,到2022年才能生效。该“预览版”公布后遭到了数十名国际精神疾病专家的联名反对,认为其缺乏医学证据。美国精神病协会认为网络游戏成瘾值得“进一步研究”,但不属于精神疾病,我国也没有明确的网瘾诊疗标准。

喻小念认为,网络已经成为现代人生活、学习、工作必不可少的工具,有问题的不是网络,而是上网的方式。断网只能控制一段时间,但引发网瘾的根本问题不解决,回到现实生活中,问题没有解决,网瘾还很有可能反弹。

“网瘾是多种因素导致的结果,而不是一种原发性疾病。找到问题、对症下药最重要。”喻小念强调,首先要诊断网瘾是否由其他疾病导致的,如果是就要积极治疗。否则就要寻找引起网瘾的外部因素,例如学习工作中得不到满足和自信、家庭生活中得不到应有的感情关怀等。对于就诊的网瘾“患者”,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大多数都会发现上述外部问题,解决好这些问题,网瘾就自然缓解了。以青少年为例,家长对孩子更为关心,学校为其提供展示自己、获得肯定的舞台,堵住网瘾背后心理、情感上的漏洞,才是最好的网瘾防治方案。(来源: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