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素养一周热点 (9月15日—9月21日)

2018-09-21 11:1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网络素养动态

2018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共建 共治 共享——清朗网络网民共参与”分论坛成功举办

9月18日上午,由中央网信办指导,四川省委网信办主办,成都市委网信办和成都市互联网文化协会承办的2018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共建 共治 共享——清朗网络网民共参与”分论坛在成都成功举办。

本次分论坛旨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推进网民网络素养教育,引导社会各方共筑网络安全防线,共建清朗网络空间。来自中央网信办网络社会工作局、教育部思政司、全国总工会网络工作部、团中央宣传部、全国妇联宣传部等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地方网信办代表、业内专家学者代表、网络社会组织代表、新闻网站及商业网站代表等270余人参加了论坛。

本次论坛采用主题发言和对话交流相结合的形式,与会嘉宾结合各自领域开展网民引导教育的有益探索和认识体会进行热烈交流。与会嘉宾一致认为,网民是网络社会治理最为广泛的基础力量,提升网民网络素养,引导网民共同参与网络社会治理,是强化国家网络安全保障的必然要求。嘉宾普遍表示,建设清朗网络空间需要网络社会各方主体切实强化责任担当,发挥优势作用,加强协作配合,不断巩固和扩大网络社会治理的群众基础,找到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来源:中国网信网 )

全国首份《中小学生网信素养教育报告》发布

9月18日下午,2018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校园日”主题教育活动成都市主会场上,成都市教育局面向全国首次发布《成都市中小学生网络信息素养教育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中小学学生的手机拥有率为73.8%,手机上网率为44.7%。

课题组调查了成都市65个班,问卷教师466份,学生2606份,报告显示,有69.4%的师生玩网络游戏,80.8%浏览新闻,81.5%聊天,86.8%学习,90.0%听音乐、看视频,40.0%参与网络公共平台讨论。

课题组研究分析认为,中小学生网络信息素养主要包括中小学生对信息的获取、选择、理解、思辨、评估和传播的知识、态度和能力,是中小学生核心素养的组成部分。该课题率先提出并形成德育创新品牌“多多媒素”,即由多方合作,采用多种方法,从多角度、多元文化出发,多维发展学生的媒介素养。(来源:四川日报)

国内首部儿童编制的儿童网络安全调研报告发布

国内首份由儿童编制的《儿童网络安全调研报告》19日在广州召开的2018年儿童互联网大会上发布。

今年暑假,来自北京、西安、重庆、广州、成都、佛山等国内10个城市的数十名少年儿童代表组成调研小组就游戏社交、网络学习、火爆短视频、亲子关系、网络语言等网络议题展开调查。项目从今年7月至9月,历时3个月。其间在广州进行了集中学习研讨,各地城市开展调研。小调研员共发放调查问卷1543份,有效问卷1428份。

调查报告中既有手绘的图表,也有客观地分析、调查和建议。其中,小调研员们发现小学生经常通过网络游戏聊天交友,却也面临盗号和诈骗风险而不自知;网络短视频虽好玩,却无形偷掉时间,有很多少儿不宜信息夹杂其中;超过七成孩子觉得网上学习作用不大,相比网络学习模式孩子们更喜欢传统学习模式;超过30%的受访儿童表示曾经因为手机与父母发生争执……

孩子是孩子的专家。针对各种问题,小调查员们也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包括:建议短视频平台为儿童或学生设置专属系统,管控他们观看时间,并适量限制小学生或年龄较小的孩子发布短视频;网络游戏可根据不同年龄段的游戏玩家设置进入不同的网络游戏平台界面,对未成年人加以区分并予以功能上的限制与保护等等。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表示:“孩子是网络的原住民,而家长是网络的移民。”在面对儿童网络问题上,他建议家长既不要视电子产品如洪水猛兽,一点都不许孩子接触,也不要把它当作“电子保姆”,任由孩子使用。而是应该根据年龄段和学习任务轻重,采取与孩子商量作出约定的形式,允许孩子适度接触网络,同时大人以身作则,做好表率。这个约定要从孩子几岁开始?张海波说:“从家长第一次给孩子手机或者掌上电脑的时候就要开始。约定时间,约定内容。”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最新数据

中国网络文学读者超四亿

9月16日,为期三天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闭幕。本届大会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横向秀出网络文学“+”主题,纵向展示网络文学20年发展历程。

本届大会最新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令人关注。截至2017年底,国内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高达1647万部(种)、签约作品132.7万部,当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部。在巨大数量规模基础上,网络文学精品力作也在不断涌现,而且现实题材作品数量占比已达52.5%。

近年来网络文学签约者数量呈激增之势。2017年网络文学驻站创作者数量已达1400万人,签约量达68万人,其中47%为全职写作。统计还显示,51.2%的创作者收入月超5000元,其中月收入进入5000元至10000元的创作者占比为33.1%。网络文学读者数量增长迅猛,截至目前,全国网络文学读者规模已突破4亿。(来源:北京日报)

热点话题

下班后“工作微信”回还是不回?

近日,浙江宁波一职工王女士因为在下班时间未及时在微信工作群内汇报工作而遭到辞退,尽管在宁波市总工会的帮助下,王女士成功维权拿到了应得的赔偿金,但这一事件所引发的网络热议却未降温:下班后,面对这种“紧急工作微信”回还是不回?职工能否拒绝?下班时间回复微信算不算加班?

网友“浅仓小南”就对下班后在工作微信群里谈工作十分反感。“已经下班了,而且事情也没着急到必须立刻解决,却要求必须回复。我感觉自己的休息时间被‘绑架’了。”她说。

从事销售工作的包先生也表示,因为这些即时通信工具,自己已经成了“7×24小时”全年无休的公共客服了。“客户不分时间、假日,只要有事微信留言就能找到你!以前打电话我还能装没接到,微信简直逃都逃不掉!不论休假还是下班,都感觉不到放松,压力非常大。”

网友“阿凉”发帖说:“宁愿在办公室加班,因为回家后还是避免不了电话微信找上门,根本不分工作日还是节假日。想要认定为加班,但是既没有证据,又都是碎片时间,维权太难!”

下班之后,职工有义务“时刻准备着”接收指令、通知并及时回复吗?如果占用时间较长,是否属于隐形加班?上海市律师协会劳动法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唐毅认为,理论上职工有权拒绝用人单位在下班时间发布的工作指令。至于是否算加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现在很多单位实行加班审批制,只有经过公司审批的延时工作才属于加班。但如果公司在职工下班后布置工作,且明确要求职工在明天上班之前完成,这种要求,显然需要职工利用下班时间完成,应属于加班。(来源:工人日报)

“捂脸”表情被申请商标 还能用于聊天吗?

近日,有网友发现,“捂脸”表情包居然被申请注册了商标,而且还通过了初审。根据相关商标初步审定公告,“捂脸”表情商标申请日期为2017年11月21日,目前正处于异议期限。以后聊天时还能愉快地使用“捂脸”表情吗?

律师刘昱表示,商标权是一种专用权,只有他人在进行商标性使用时才能对其限制。也就是说,即使“捂脸”表情被注册为商标了,只要不是在它核定使用的类别上使用就不构成侵权。对网民来说,网络聊天中使用捂脸表情自然也不存在侵权问题。

有律师表示,表情做产权保护一般是做版权登记,如果使用网上已有的表情注册商标,则侵犯了表情原著者的著作权。除此之外,表情包也存在一些风险,如果表情包涉及他人肖像,还有可能还会被起诉。

当然,这些商标都是特定领域内使用才会侵权,因此大家以后听说哪个词或者图案被人申请为商标了,日常聊天大可放心使用。(来源:中国新闻网)

传媒评论

网络安全秩序需要共建共享

网络信息人人共享,网络安全人人有责。从9月17日起,以“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为主题的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正式拉开帷幕,一系列实用性强、趣味性浓、体验丰富的网络安全宣传活动的集中上演,必将会给千千万万个网民奉献一堂精彩生动的“网络安全课”。

网络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和工作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但网络安全意识在大众心目中并不完善,网络安全隐患越来越成为制约网络发展的突出“短板”与“弱项”,而补齐这个短板和弱项,更为关键的是亟需让更多的普通人,具备网络安全的防范意识,能够了解、熟知和掌握网络安全防范的基本知识,构建起一堵网络安全的“万里长城”。

网络上有一句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用来形容网络安全也比较贴切,我们会发现很多网络安全问题,仅仅靠一个人或一家企业,甚至是一个部门,是很难做到监管的。浩瀚无垠的网络,每天成千上百万的信息流,如果仅靠个体去甄别防范,或者仅靠部门去监管,往往效果并不好。对此,网络安全问题,不仅是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的责任,而是要从网民到网络主体企业再到监管部门齐抓共管,这中间每一个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网民有义务和权利对不法行为进行揭露和举报,企业有主体责任保护好公民的个人信息不受侵犯,真正从源头上去做好全员防范,构建起网络安全的“万里长城”。

网络安全是个新问题,借助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的丰富活动,让网络安全这一新课题,被更多的普通人所了解,让更多人掌握最新、最方便、最实用的安全防范技能,真正在网络安全共建共享中凝聚起最广泛的力量和共识。(来源:金山网)

给人工智能戴上法制“紧箍”

2017年,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路上被查,一时成为舆论热点。在之后不到一年时间里,北京和上海相继出台管理办法,允许无人驾驶汽车上路试验。旧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产生:无人驾驶汽车发生损坏财物或者伤人的情况如何进行归责?智能医疗技术造成的医疗事故罪等业务过失犯罪如何定性?人工智能创作作品涉嫌侵犯他人著作权时,艺术家如何维权?新形势下,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深刻变革对法律制定与司法实践提出了新要求。

人工智能犯罪的责任认定应遵循技术中立原则。技术背后的责任主体仍然是人,应对利用或滥用技术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主体直接归责。2017年,绍兴破获全国首例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电信诈骗的案件。案件背后的黑色产业链涉及非法获取网站后台数据、使用“撞库”软件获取账户密码等多个方面,相关犯罪嫌疑人均受到了法律制裁。可见,技术成不了软件开发者违法犯罪的保护伞。

相比于主观上开发、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的犯罪,人工智能技术因自身不完善造成的过失犯罪更为复杂。比如,自动驾驶汽车未来走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后,如果出现毁物或伤人情况,相关责任该如何认定?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单勇认为:“相关行政法规已经对自动驾驶汽车的道路准入问题做出了规定,民法也应跟进相关问题。应在特定人工智能技术获得相关行政及民事法律法规的许可后,再考虑智能机器运行可能衍生出的社会危害性,以及是否需要刑法介入的问题。”

人工智能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也能在犯罪预防、破案、量刑等方面发挥作用。2017年7月,我国“国双”检察院线产品推出定罪量刑辅助系统。根据给定资料、结合法律法规和既往案例,该系统可以给法官提供量刑建议,有利于促进量刑规范化。此外,利用大数据筛查违法犯罪高危人群有助于预防犯罪发生。单勇认为:“近期发生的两起滴滴乘客遇害案中,犯罪嫌疑人都在P2P平台借了不少高利贷而又无力偿还。这类群体具有高危犯罪人群的特征。如果我们运用经济及金融大数据、社交大数据对司机进行大数据筛查,排除高危人群进入顺风车司机行业,就能更好地保障乘客安全。”此外,利用地理信息系统绘制犯罪地图并向公众公开,能为民众安全生活提供行动参考。

总之,人工智能不仅将改变人类生活方式,也将改变法制环境。怎样用人工智能促进法制建设,同时给它套上法制的“紧箍”,不让它胡作非为,是依法治国的新课题。(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