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素养一周热点 (9月8日—9月14日)

2018-09-14 16:0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网络素养动态

《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发布

9月10日,《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该书是《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的第四本。此次发布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和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共同举办。

《青少年蓝皮书》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联合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中国青少年宫协会等单位共同实施的“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数据研究成果。该调查项目自2006年启动,截至2017年底已经完成九次全国调查。该书主要基于2017年度的全国调查数据,对青少年网络使用、网络认知、网络技能、网上交往、手机上网、网络热点应用、网络素养、相关政策法规以及网络阅读、阅读实践等焦点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对于改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互联网和教育实践活动环境营造,具有特定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报告显示,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继续向前,10岁之前触网比例高达72.0%,7岁(学龄前)触网比例达到27.9%;城乡未成年人触网率差异基本消失;在线学习类应用明显增加;超过七成未成年人有自己的手机;微信是未成年人获取新闻的第一渠道,报纸、广播等使用率低;微信在小学生群体开始出现用户培养效应;在互联网运用上,代际关系更和谐;亲子感情关系对未成年人的互联网运用有明显影响;未成年人2017年平均阅读纸质图书13.8本,数字阅读正大幅增加;功课太多、作业太多,没有时间是影响未成年人课外阅读的主要原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2018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举行

由人民日报社联合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招商局集团共同主办的“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2018媒体融合发展论坛”10日在深圳举行。中央部委和各地宣传、网信部门的负责人,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代表,互联网企业人士,知名专家学者等近700名来宾与会深入交流和探讨。

人民日报社总编辑庹震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发表重要讲话,作出深刻阐述,提出明确要求,为我们在新形势下推进媒体融合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人民日报将坚持以正确舆论导向引领融合发展,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坚持以内容优势赢得发展优势。坚持以开拓创新推动深度融合。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郭卫民在致辞时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媒体融合作出深刻论述,提出明确要求。媒体融合进入向纵深推进的关键阶段,必须坚定信心,把握机遇,锐意改革创新,勇于担当作为,提升传播技术,强化内容生产,加快实现深度融合,全力打造具有强大引领力、传播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高翔说,要坚持导向为先,发挥舆论“压舱石”“定盘星”作用;要坚持受众为本,让互联网成为贴近群众、了解群众、宣传群众的重要渠道;要坚持内容为王,赢得话语优势和发展优势;要坚持创新为要,构建完善的现代传播体系;要坚持人才为基,实现人才队伍的共享融通。

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人民日报社编委、海外版总编辑牛一兵,新华社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宫喜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副总编辑刘晓龙,解放军报社副社长林乘东,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沈卫星,经济日报社副总编辑张曙红,中国日报社副总编辑高岸明,科技部党组成员、科技日报社社长李平,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马利,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季星星,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红,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等出席论坛。(来源:人民日报)

最新数据

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持续走低

《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介绍,自2006年起“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课题组”持续对我国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行互联网运用状况的调查,截至2017年已经完成9次调查。对比近十年来的数据,可以发现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持续走低。2017年底的调查数据显示,被调查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的总体普及率高达98.1%,10岁之前触网的比例高达到72.0%,比2010年的55.9%显著增加。其中,2017年底7岁(学龄前)触网比例达到27.9%。

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进行在线学习的比例明显增加。不论是上网目的还是实际应用,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进行在线学习的情况都有所增加,人数比例也呈现增长趋势。互联网应用在未成年人的学习中,可以极大提升学习效率,但是因为上网时间过长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另据2017年调查,被调查未成年人拥有自己的手机的比例达到73.1%,其中城市未成年人“拥有自己手机”的比例达75.4%,农村达67.6%。小学生“拥有自己手机”的比例达64.2%,初中生为71.3%,高中生86.9%。未成年人手机拥有率正逐年提升,方便了未成年人上网。(来源:北京晨报网)

热点话题

苹果式的消费升级你买单吗?

苹果iPhone越来越贵,这是不争的事实。哪怕是所谓廉价版的XR,起售价格也达到了6499元。对于苹果的“价格创新”,吃瓜群众本能地想拒绝和吐槽。但近年来,苹果每一次提价,都最终被消费者买单,哪怕是曾经被认为是“鸡肋”和“败笔”的iWatch,现在都“咸鱼翻身”,市场销量第一。去年iPhone X一度因为定价过高而被认为要走麦城,但事实证明,iPhone销量并没有下滑,而是超过了去年同期和市场预期。因此,万元iPhone虽然令人咋舌,却让市场没法轻易下“太贵”的结论。该买的还是会买的,这个黏性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破除的。

乔布斯之后的苹果,虽然被屡屡诟病缺乏创新,但营收和市值一直攀升,渐渐地批评者也意兴阑珊了,只剩下年复一年的“卖肾”老梗。事实上,苹果的创新并没有掉链子,只是相对于乔布斯时代那些惊世骇俗的创新,现在的苹果产品未免“平淡”,但这并不构成国内手机厂商的心理优势,后者更多还是小心翼翼地在中低端市场攻城略地。

苹果仍能够在自己的品牌溢价里榨取更多的消费者剩余,但iPhone的销量增长日渐平滑,利润光靠提价和通胀其实并不总是“稳”。更要命的,是跨国公司一向的傲慢和偏见。发布会上,苹果又在中国领土标识问题上犯了错误。对于极其看重中国市场、频频示好中国消费者的苹果,这个“冒犯”将带来一系列的政策、法律、民意和市场风险。苹果需要明白,取悦中国市场和取信中国人民,同样重要。

苹果的神话还在继续,国内手机厂商的“反扑”也在继续。我们期待的是,当消费者选择华为或小米的时候,并不会有这样的心理负担,“我是不是消费降级了?”(来源:北京商报)

“王者农药”之毒如何解?

《王者荣耀》被戏称“王者农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者众,尤以中小学生居多。自上线以来,社会呼吁管管的声音日渐高涨。迫于舆论压力,腾讯去年祭出了三板斧——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升级成长守护平台、强化实名认证体系。但这个号称“最严格的防沉迷措施”,很快被证实是“不防盗的锁”,因为它不但身份认证漏洞多多,连宣传都声若蚊蝇。如此这般,不免让人怀疑企业严管的诚意。

追逐利润是企业的本能,更何况《王者荣耀》是腾讯在手游领域的“顶梁柱”“聚宝盆”,当然舍不得轻动。但也要看到,企业也有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不在乎收益的企业难以生存,不注重社会责任的企业同样难以持久。如果某些收益是以牺牲社会整体利益为代价,即便一时赚得盆满钵满,长此以往也将招致强烈反弹。那些做大了的“奶酪”固然令人欣喜,但当“汝之蜜糖”成了别人的“砒霜”,特别是影响到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就必须踩踩刹车,加加“防盗锁”。

从表态看,腾讯此次似乎下了“猛药除沉疴”的决心,我们乐见其成。当然,“防沉迷”从来不单是游戏公司一家的事,最现实的办法仍然是企业、家庭、学校、监管部门等携手合作。家长做好榜样,自己先得不玩或少玩;学校及其他社会主体,倡导健康生活的氛围;监管部门,依法运用既有法规约束相关企业。多方合作形成合力,才能真正为“农药”解毒。(来源:北京日报)

传媒评论

百度“头痛医头”式整改何时休?

近日有不少在上海求医的患者反映,自己通过百度搜索“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去了在搜索结果中排名前列的“复大医院”进行就诊,花了大价钱病却没见好。百度随后在官方微博就此事做出说明,称“经过排查,出现此次误导问题的原因在于上海复大医院的医院名称与上海复旦大学相关附属医院的简称存在一定的语义相似性,误导了网民的就医选择。对此,深表歉意”。

在网民看来,这样的应对并不明智,搜索引擎应作出更有诚意的改变。有网民指出,从魏则西事件至今,百度涉及的争议和丑闻不止一单,但几乎都是在舆论不断追问、质疑后才会回应,态度难称诚恳。魏则西事件让百度的声誉严重受损,如果此后每次的争议事件都是引起舆论关注后才“头痛医头”,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消磨消费者的耐心和信任。

“患者被骗,请百度不要只下线‘上海复大医院’,应该对自己的‘知名’搜索类型进行彻底排查,让所有内容货真价实,彻底告别‘迷惑战’‘误导术’。”网民“殷建光”说。

网民“张灿灿”表示,广告在很多互联网公司营收中占比不小,广告数量越来越多,利益相关令互联网公司自身的审查容易放水。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广告的事前审批若不能做到细致到位,出事后经举报投诉才介入,恐怕难以及时发现互联网平台诸多自审不严的问题。因此,在广告审查流程及责任权限分配问题上,监管部门需要进一步厘清,及时跟进新技术条件下的新形式广告,扩大审查监管范围。(来源:经济参考报)

人民日报: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 妖魔化网游不理性

网络游戏可以玩玩,但别成瘾、别沉迷。相信很多人都抱有这样的看法。

在电子竞技已经纳入杭州亚运会比赛项目的今天,妖魔化网游是不理性的,呼吁取消网游也是不现实的。要知道,沉迷游戏的危害不在于“游戏”,而来自于“沉迷”。我们要防的是沉迷,而不是网游。对很多人来说,可沉迷的对象并不限于网络游戏。

当然,网络游戏具备即时奖励机制,又在设计上契合心理诉求,比其他休闲模式更易上瘾,的确存在“玩物丧志”的可能性。打几天游戏,就能涨经验、换装备、登上排行榜,这可比长时间辛苦学习才能获得认可来得容易多了。青少年心智不成熟、自制力不强,难免容易沉迷。

不久前,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提到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这就是在总体管理上的细化,让指导更加科学。毕竟,严管是为了更好地发展。

游戏公司的责任也不能少。有的游戏公司上线“防沉迷系统”,或让家长参与调控,给其权限让沉迷游戏的孩子“一键下线”……这都是游戏公司正视自身责任的表现。除了后期封堵,也要在前期设计上多想想法子。比如,能不能努力提升游戏品位、开发更多适合青少年的游戏,能不能在设计中就把有损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内容拒之门外等等。(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