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环境素养研究:背景、内容、范式与价值(2)

2018-08-21 15:17 《新闻爱好者》

打印 放大 缩小

三、媒介环境素养研究的范式选择

从传统社会到信息社会,人类个体置身的环境体系由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的二维构成已演变为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媒介环境的三维构成。但是,人类个体对于生存与发展的价值追问并没有改变。生存与发展是人的生命存在的两个终极性主题,其中生存是发展的前提,发展则是人生存的保障和目的。生存与发展分别代表着人的生命存在的两个最重要方面,即人的生命存在的下限和上限。人只有生命存在,才有可能谈得上其他问题。但是,人的生命存在不同于其他动物的直接性和重复性生命存在,是在发展中追求价值和追求意义的生命存在。从人类存在价值的原始动因来理解,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优质生存与自由发展的过程与结果,但是正如每个人由于认知与行为能力差异导致在特定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中生存与发展的境遇迥异一样,每个人的认知与行为能力差异也会导致在媒介环境之中生存与发展的境遇大不相同。从表象上看,每个人置身于媒介环境可以获取资讯、工作、学习、聊天、交友、购物、娱乐等,但本质上都与每个人的生存与发展有关,或者说每个人置身于媒介环境中的初始目的是为了实现更好的生存与发展的目标。

在现实生活中,“发展”一词为大多数人所熟悉。发展作为社会问题起源于二战之后,当时很多国际组织、各国政府的报告和政策中,频繁出现关于发展的表述,一直到今天为止,发展成了当代社会的一种主流意识形态,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所热切关注。在传统观念中,发展问题更多的是与社会进步、国家强大等宏大命题相结合,形成现代化发展观。随着时代的变迁,以人为中心的发展观迅速崛起,即在发展问题上,人既是发展的主体,也是发展的目的,发展理论与实践追求的最终目的是人的全面发展。人的发展包括身体素质、思维方式、价值观念、专业技能、文化素养、择业就业、生活品位等方面的提升,也包括空气、淡水、土壤等自然环境因素的改善,以及政治、法制、伦理等社会环境因素的改进等。所以,从逻辑层面来说,人的发展与外在环境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社会的发展为人的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每个人的发展又为社会总体发展奠定了基础。正如自然环境为人类个体发展提供了所必须的自然条件、工作场所、基础设施等,社会环境为人类个体发展提供了所必须的人际交流、组织架构、制度保障等,媒介环境为人类个体发展提供了所必须的媒介终端、信息资讯、文化氛围等,已经越来越成为现代人实现自己发展目标的必要条件。

媒介环境素养是人类个体适应媒介环境所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更是人类个体浸入媒介环境以实现自己发展目标的重要基础。到目前为止,如果说媒介环境对大多数人的影响还没有达到危及生存的地步,与越来越多的人的发展产生密切联系已成为现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评价人类个体具备何种层次的媒介环境素养水平,需要以是否促进了人类个体某种程度上的发展目标为标准,包括身体素质、思维方式、价值观念、专业技能、文化素养、择业就业、生活品位等方面的良性改变程度。第3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发展权宣言》指出,“发展权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人权,每个人都有权利参与、贡献和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成果”[20]。具体来说,每个人由于社会地位、经济条件、职业差异等原因,在现实生活中的发展条件是不一样的,但是每个人都拥有立足于现实条件,在不危及他人利益和外部环境的前提下,利用一切机遇发展自己的权利。媒介环境资源不同于自然环境资源、社会环境资源,那些在自然环境资源、社会环境资源占有方面居于劣势地位的人们,可以尽力提升自己的媒介环境素养,以充分借用媒介环境资源,更好更快地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

中国学者白传之认为,“在信息时代的媒介环境中,‘人—媒’应该是一种共生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主体是人自身,因为人是媒介的创造者和使用者,人通过媒介世界获知信息、透视万物,形成对现实世界的基本认识,构建人本身的认知结构和人格结构。人们追求的目标是:既对媒介有依赖,(从中)获取知识和信息、得到审美体验,又借助媒介表达和发展自身”[21]。事实上,很多学者在研究媒介素养和信息素养时,已经注意到了发展问题。例如中国学者黄楚新认为,“媒介素养包括对媒介信息的选择、理解、评价、质疑、创造和批评的能力,正确认识媒介的性质和功能,建立对媒介信息的批判意识,提高对不良信息的免疫力,学会有效利用大众传媒为个人成长服务”[22]。中国学者许征尼认为,“信息素养是一种基本能力素养,是信息时代一种基本的生存技能,关系到个人生活、职业的发展”[23]。因此,媒介环境素养研究需要遵循“发展”这个范式,研究如何提升人类个体的媒介环境素养水平就意味着研究如何提升人类个体的发展能力。进一步来说,每个人如果都能够提升自己的媒介环境素养水平,就可以为实现更高程度的发展目标奠定基础,最终达到每个人自己心目中的优质生存与自由发展的境界。

四、研究媒介环境素养的重要价值

人类个体要想实现与外在环境的和谐共存,就要符合价值诉求的正义性,既追求权利又要承担义务。从形态方面来说,媒介环境既然是一种与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类似的客观存在,那么人类个体在媒介环境中的各类活动也要符合人类与外在环境关系的共同准则,即权利与义务的统一。但是,在当今的媒介环境中,经常可以发现虚假信息层出不穷,色情网页屡禁不绝,恐怖消息时常出现等,导致媒介环境污染现象非常严重。在当前媒介素养研究领域,基于赋权理念的“参与”研究范式占据主导地位,主张争取借用媒介的权利指向非常明显。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类似每个人在借用自然环境实现发展时,应该天然地负有保护这些自然环境资源而不去污染的责任,处于媒介环境中的每个人,借用媒介环境资源以实现自己的发展,也应该天然地负有保护媒介环境资源而不去污染的责任。因此,媒介环境素养研究主张人类个体应该理性对待媒介环境,既有合理浸入媒介环境的权利,也有建设性维护媒介环境的义务,唯有如此,建设平衡、健康与和谐的媒介环境才有可能实现。

在媒介素养研究中,为了提升学习者的媒介素养水平,教师在学校传授媒介素养知识以及开展媒介素养实践是主要路径。但是,在媒介环境瞬息万变的发展态势下,媒介素养教育实践却陷入了窘境。由此,日本学者水越伸认为,“媒介素养并不是刻意在学校等地方学习得来,人们应该以某种形式直接面对现实”[24]。在教育领域,媒介环境素养研究主张超越学校层面的传授实践,应该在已有条件的基础上,发挥学习者的主观能动性,通过实际体验,在自我学习、自我实践和自我反思中提升自己的媒介环境素养水平。以《构建虚拟治疗空间:一个芬中项目》为例,这个项目的主要目的是开发出能够协助疾病患者治疗疾病的仿真游戏,成员由来自芬兰的3所高校以及中国的3所高校的计算机、传播学等专业学生组成4个产品开发小组,每个小组由5位学生组成,在1年多时间内历经“方案说明”“场景考察”“游戏设计”“市场销售”4个工作坊。在整个项目实施过程中,教师只扮演了组织者的角色,其他所有任务均由学生来完成,学生经历了知识学习、观念建构、技能磨练、参与制作等所有学习过程,了解了媒介运行的基本原理,训练了自己开发媒介产品的技能,深刻领悟了媒介环境如何从心理层面对人产生直接影响的机制,堪称媒介环境素养教育实践的经典案例。

随着科学技术向高度分化与高度综合方向发展,跨学科研究成为学界讨论的热点话题,也是很多学科实现理论创新的重要路径。跨学科研究是指跨越不同研究领域、打破不同学科界限以实现学科创新发展的科学研究活动,是以学科交叉渗透的方法解决复杂科学理论问题和技术问题的重要手段。科学史发展表明,很多重要的科学发现与跨学科研究密切相关,因为跨学科研究融合了不同的学科思维,打通了专业壁垒,增加了学科交流与互动;同时,跨学科研究创造了以问题解决为中心的研究模式,不仅使很多科学理论问题和技术问题得以解决,也会形成新的学科。媒介素养研究遭遇困境并不意味着原有的研究成果是没有价值的,也并不表示学界原有的研究路向是错误的,而是媒介环境发生了根本性变革,导致其研究背景发生根本改变,造成学界原有的认识视角与问题的研究背景发生了错位。因此,学界需要打破以往对媒介的单一的、狭隘的认识,上升到对各类媒介形态所构成媒介环境的综合的、宏观的认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媒介环境素养研究在借鉴环境哲学、环境科学、媒介环境学乃至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等学科研究成果基础上所形成的跨学科研究方法,为实现媒介素养研究的创新发展找到了理想路径。

五、结语

美国学者克里斯琴·尼斯特洛姆(Christine Nystrom)曾对波兹曼的观点做了进一步解释,“媒介环境学是将复杂传播系统作为环境的研究”[25]。既然是复杂的,就是不容易被认知的,因此人们曾认为“媒介是工具”“媒介是平台”,甚至“媒介是商品”,每产生一种媒介观念,就会对应产生一种价值观念或社会思潮,这早已为历史发展所证实,如今我们可以说“媒介是环境”。回首人类发展的历史,可以认为人类的历史有多长,媒介环境的历史就有多长,因为它不仅研究有了文字之后的大的环境系统,它还研究文字出现以前的、人类有文字记述历史之前的环境。[26]按照这个逻辑,可以推断人类未来发展进程有多久,媒介环境的发展进程就有多久,人类个体生活的媒介环境化程度将越来越高,否则我们该如何理解国家正在倡导的“互联网+”发展战略,又该如何解释很多人都遭遇手机不见后内心的那份焦灼?既然如此,人们只有切实调动主客观因素,不断提升媒介环境素养水平,才能适应不断变迁的媒介环境,达到美好的生存与发展目标,享受媒介环境学者们眼中“更加美好的生活”。

[本文为国家留学基金委西部地区人才培养特别项目“媒介环境素养研究”(项目编号:201608505149)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David Buckingham.The Future of Media Literacy in the Digital Age:Some Challenges for Policy and Practice,Keynote presentation at the Second European Congress on Media Literacy.Italy,2009.

[2]张开.从草根运动到政策推动:全球媒介素养教育正走向理性化的发展道路[J].现代远距离教育,2012(4):45.

[3]林祥磊.梭罗、海克尔与“生态学”一词的提出[J].科学文化评论,2013(2):23-25.

[4]Rogers M.Everett.A History of Communication Study:A Biographical Approach.New York:The Free Press,1994,p.281.

[5]Nail Postman.The Reformed English Curriculum,High school 1980:The Shape of the Future in American Secondary Education.New York:Pitman,p.160-168.

[6]Nail Postman.The Humanism of Media Ecology,Keynote speech at the first annual convention of the Media Ecology Association.New York,2000.

[7]Scott McQuire.The Media City:Media,Architecture and Urban Space.London:SAGE Publications,2008,p.56.

[8]韩永青,林俐.媒介素养教育理论研究述评[J].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100-104.

[9]W.James Potter.Media Literacy(Seventh edition),London:SEGE Publications,2014,p.6.

[10]UNESCO.Towards 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 Indicators,Background Document of the Expert meeting,Bangkok,2010.p.5.

[11]Ingela Wadbring,Leo Pekkala.Inroduction to Citizens in a Mediated World.Citizens in a Mediated World:A Nordic-Baltic Perspective on 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Boras:Exacta Print,2017,p.13.

[12]张艳秋.理解媒介素养:起源、范式与路径[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42.

[13]韩永青.试论媒介素养与信息素养的融合[J].新闻爱好者,2016(2):60-63.

[14]韩永青.媒介环境素养:媒介素养与信息素养融合发展的路径选择[A].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文明联盟全球媒介信息素养与跨文化对话大会论文集,北京,2014:48-60.

[15]Casey Man Kong Lum. Introduction:Intellectual Roots of Media Ecology,The New Jersey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Vol.8,No.1,Spring 2000.p.2.

[16]Lance Strate.A Media Ecology Review,Communication Research Trends,Vol.23, No.2,2004,p.3-48.

[17]韩永青.环境哲学视阈下的媒介环境学思想探析[J].社会科学家,2016(9):131-135.

[18]楼慧心.人类个体的系统哲学初探[J].系统辩证学学报,1996(1):23.

[19]Casey Man Kong Lum.Perspectives on Culture,Technology and Communication:The Media Ecoloyg Tradition.Virginia:Hampton Press,p.4.

[20]R.N.Kiwanuka.Developing Rights:The UN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 to Development,Netherlands International Law Review,Vol.35,Issue3,1988,p257-272.

[21]白传之,闫欢.媒介教育论:起源、理论与应用[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11.

[22]黄楚新.新媒介素养[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1):1.

[23]许征尼.信息素养与信息检索[M].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10:11-12.

[24]水越伸.数字媒介社会[M].冉华,于小川,译.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9:179-180.

[25]Christine Nystrom.Towards a Science of Media Ecology:The Formulation of Integrated Conceptual Paradigms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ommunication Systems,Doctoral Dissertation,New York University,1973,p.3.

[26]梁颐.尼斯特洛姆和斯特雷特论“媒介环境学是什么”[J].新闻界,2014(5):2-7.

(作者为重庆文理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副教授,芬兰坦佩雷大学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韩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