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禁入中小学校园”当趁早

2018-08-07 11:20 中国青年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手机禁入中小学校园”当趁早

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目前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于此背景之下,禁不禁止手机进中小学校园的话题,再次引发热议。

要不要禁止手机进入中小学校园?十多年来,这个问题看似见仁见智:有主张“宜疏不宜禁”的,有呼吁“不必一刀切”的,有认为“禁与不禁影响不大”的,不一而足。

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指出,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和65.3%。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目前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其中我国初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均已超过七成。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已高居世界第一。相比之下,美国青少年的近视率约为25%,澳大利亚仅为1.3%,德国的近视率一直控制在15%以下。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健康中国语境下,这样的现状叫人揪心。这里有三个基本逻辑需要厘清:第一,近视成因复杂,手机等电子产品充其量也只是其中之一。第二,从现有科研结果来看,手机等电子产品与近视的正向关系多有争议。第三,中小学生对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控制力有限,即便屏幕伤视力存疑,长时间疲劳用眼对视力伤害终究是板上钉钉的。基于以上分析,手机禁入中小学校园起码是传递一个基本价值取向:有节制地使用电子产品的生活习惯,当从小养成。

当然,校园里的话题,从来不缺捣糨糊的辩证法。什么“宜疏不宜堵”、什么“不必一刀切”,听起来是相当有腔调的,也是理论正确的;但实际上,既没有操作性,也悖逆基本教育规律。难道带不带手机进校园要“因人制宜”?或者还是像单双号限行一样让孩子分批次携带?有一点是肯定的:不是所有的“堵”都需要原罪,也不是所有的“一刀切”都是洪水猛兽。矛盾的特殊性是以普遍性为前提的。换句话说,如果什么都要辩证分析,一刀切的校服穿着岂不是抹杀个性?一刀切的课堂教学岂不是不能“因材施教”?

至于有人担心禁止了之后孩子会丧失使用手机的基本能力,这显然就杞人忧天了。学校教育毕竟只有几个小时,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又没有禁止孩子接触手机等电子产品,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至于通讯联络的工具功能,没有手机之前家校关系也并非老死不相往来。再说,不少学校对于电话手表等基础功能性电子产品,还是网开一面的。放眼看看国际惯例吧:今年7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表决通过法案,禁止幼儿园、小学和初中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平板电脑和手表在内的所有可联网的通信设备。这一禁令将于今年9月开学时生效。至于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等,已通过立法,或明令禁止学生将手机带进校园或课堂,或规定在教师和家长的引导下学生才能使用手机。

一句话,权利和自由总是有边界的。联想起身边“手机平板电脑成哄娃利器,有两岁孩子近视达1000度”等新闻事件,枉顾理性逻辑和问题现象而奢谈辩证思维,所谓“不能一禁了之,也不能一放了之”的持中立场,显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手机销毁大会”是手法极端的,进门“安检”手机是效率低下的……须从制度上一以贯之地为通讯类电子产品入校园立下规矩,好心才不会错付、善意才不至跑偏。

“低头族”症候群当从娃娃抓起,“手机禁入中小学校园”更当趁早而行。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邓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