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2)

2018-03-23 16:23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

传播节奏:把握快与慢的关系

快中取胜是传播的基本规律。但从本质上而言,学术与现实,学术与政治,都应尽可能保持一定距离。因为学术人物与学术成果很多时候都须放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由历史和后来者加以评判。对于那些尚无定论特别是具有争议的问题,则更是如此。因而,与快速反应的新闻传播相比,学术传播往往需要有意慢半拍,待时机成熟,再适时推出具有高度专业水准的传播产品,以达到“一锤定音”之效。

现实中,学术传播为了求快而陷于被动境地的教训可谓不少。例如,在多种因素驱动之下,一些学术媒体急于刊发总结“地方模式”的理论学术成果,一旦该地方主要领导出了问题,发现是政绩包装的产物,其损害的不仅仅是特定个体的声誉,更让学术公信力蒙羞。

学术传播只有在专业和深度上下功夫,才能化被动为主动,把时效带来的所谓“劣势”转化为优势。学术传播的价值功能,主要在于激发公众寻求新知识、新观点,获得思想上的共鸣,而不是“快餐式”的信息消费或娱乐消遣。学术传播一旦陷于后者,离真“理”就越来越远。只有在快慢之间掌握好节奏,学术传播才能更好地扬长避短,才能不仅传得“快”,而且传得“稳”。

传播媒介:把握新与旧的关系

新媒体赋予学术传播新的特点和意义。学术传播由过去的学术机构处于主导地位,进入到“以学者为中心”的时代。③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学术类微信公众号早已超过500 个,其中2014年3月1日创建的微信平台“学术中国”,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就聚集了50多万订阅用户。④随着新的传播渠道的开辟,依靠期刊体制建立和维护的以纸本学术期刊为基点的学术传播秩序遭遇了最为严峻的挑战,学术传播的失序已不可避免。⑤且不论这种论断是否理性客观,有一点可以肯定,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所焕发出来的快速聚集人气的学术传播力,是在传统媒介环境中不可想象的。

“内容为王”是学术传播的根本法则,但在众声喧哗的新媒体时代,如果不借助新型传播媒介,学术传播将可能更加难以走出专业“小圈子”,被淹没在纷繁复杂的信息海洋之中。真“理”一旦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说了传不开”或许就是其必然结果。

在媒介选择运用上,只有处理好“新”与“旧”的关系,学术传播才能跟上时代发展和媒介变革的步伐,更好赢得未来。在这方面应该防止两种不良倾向:既要认识到纸质书刊出版(旧媒介)是学术传播的基本形态,又要防止固守旧媒介的保守思维;既要充分发挥新媒体对于创新性学术观点的扩散优势,又要遏制其可能带来的学术传播碎片化倾向。学术传播只有掌握“新”“旧” 媒介特质,使其发挥各自传播优势,相得益彰,才能构筑多层次、立体化的传播网络,更好适应分众化的传播趋势,使“理”不仅“说得出”,更能“传得开”。

传播视角:把握内与外的关系

学术无禁区,传播有立场。中国参与国际学术话语权竞争,必须把握好内与外的关系。在互联互通的新媒体环境下,内外有别的观念和区隔不断弱化,这反过来对传播的主体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传播主体性是构建国家、民族和身份认同的核心要素,而话语权则是主体性的重要体现。学术传播是通过一套特定的话语和话语规则实现的,其价值目标是话语权的构建。究其本质,话语权是指引领掌控认知与舆论的权力。它直接脱胎于法国哲学家福柯的著名论断:话语即权力。在全球化时代,谁的话语体系更具道义感召力和思想穿透力,谁的观念和主张就能传播得更为广泛深远,进而在话语权的争夺中取得优势地位。

传播是双向的社会互动行为,其价值不仅仅在于分享信息的行为,更在于共享这个行为所表征的文化,以此在传受双方之间构建共通的意义空间。由于历史文化背景不同,中外共通意义空间的构建往往会经历一个冲突与融合的过程,其最终形成的比例构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传播势能的动态较量。

在传播视角上平衡内与外关系,是积蓄传播势能的重要入口。过多偏向于任何一方,都将影响到学术传播的效果。只有树立内外兼备的传播视野,提升融合内外的传播能力,中国学术话语才能真正确立自己的价值坐标,不仅只是“走出去”,而且能够“走进去”。具体言之,一方面学术传播要紧跟国际学术前沿,推动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体系新范畴,采用国际普遍遵循的学术规范和话语方式,从而便于传受者识“理”懂“理”;另一方面,学术传播要注重聚焦内生性的中国问题,特别是那些能够体现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创新性学术成果。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国学术只有在最具优势的本土问题上发出最强音,才能更好更快得到国际学界的认可和尊重,才能有“理” 走遍天下。如果一味照搬西方话语,人云亦云,其带来的可能结果就是逐渐失去学术创造力,最后只能运用西方理论来解释中国问题,从而出现“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尴尬与无奈。

一定意义上讲,学术传播的理想目标是在推动构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话语体系的过程中,实现学术话语的“中国化”与“走出去”。为此,通过平衡内与外关系,学术传播者应努力找到最佳传播支点:既要心怀天下,不断拓展国际传播视野,努力推动学术话语“走出去”;又要脚踏实地,深入聚焦中国原生学术,不断促进学术话语“中国化”。事实上,在学术传播实践中,“中国化”与“走出去”完全可以做到相互相成、相互促进。如果把“中国化”视为学术话语之“源”,“走出去”就是学术话语之“流”。没有“中国化”之“源”的滋养,“走出去”之“流”就会失去动力;没有“走出去”之“流”的激荡,“中国化”之“源”就会失去活力。

学术传播能力建设是繁荣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事业的重要内容,也将是展现中国大国文化自信和理论自信的重要端口。中国学术话语传播困境的形成,与很多主客观因素有关。从大的方面来讲,学术话语传播力的实质性提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与社会的整体进步,如国家综合实力、学术发展状况、社会文化水平等。从小的方面来讲,学术传播新型平台建设滞后、专业人才队伍缺乏、体制机制不活等因素,也多少制约着学术传播能力建设的进程与力度。理论是实践的先导。撇开这些难以掌控或一时难以解决的内外因素,当下能做也是急需做的,就是从理论层面辩证把握学术传播的特质。这既是探索学术传播之路的基石,又是破解中国学术话语传播困境之前提。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编辑中心副主任)

(本文原载《新闻与写作》2017年第9期)

注释:

①吴晓明:《论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自主建构》,《中国社会科学》,2011年第2期。

②新华社:《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谈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http://news.xinhuanet.com/ politics/2016-05/17/c_1118883394.htm

③张攀:《新媒体时代的学术传播》,《中州学刊》,2014年第7期。

④郭泽德、赵瑞交:《移动互联网情境下学术传播路径创新——以“学术中国”微信公众号传播实践为例》,《中国出版》,2015年11月下。

⑤朱剑:《构建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的新秩序——以高校学术期刊发展战略为中心》,《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6 年第2期。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冯建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