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

2018-03-23 16:23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

摘 要:学术传播能力建设是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事业的重要内容,也将是展现中国大国文化自信和理论自信的重要端口。中国学术话语要走出 “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传播困境,一个关键前提是要把握学术传播的特点与规律。基于此,本文试从五个层面构建学术传播的“辩证观”,力求为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提供一种思路或视角。

关键词:学术传播;话语权;中国化;传播困境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然而,作为哲学社会科学大国,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

学术话语是国家形象塑造的重要手段,也是文化软实力构成的核心要素。当今中国的人文学术和社会科学在其快速扩展进程中,正在遭遇到学术话语上的真正困难——这种困难并不是个别的或偶然的,毋宁说,它们是整体性的并且是关乎本质的。①因而,如何看待并破解学术话语面临的“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传播困境(其实这种困境在国内同样存在),让世界不仅知道 “舌尖中的中国”,而且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和“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是当前亟待思考的一个重要学术命题。

学术话语在传播中产生、延伸和转化。究其根本,“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除了与其源头即原创学术生产力不足有关,还与学术传播能力滞后密切相关,而要提高学术传播能力,首要前提是认识并遵循学术传播的特点与规律。

在本文中,学术传播是与科学传播(科技传播或技术传播)相对应的概念,泛指通过报刊、互联网等媒介进行的以人文哲学社会科学为客体对象的传播活动。它大体上可分为两个范畴:一,作为知识的学术传播,主要指以知识传承、信息分享为目的的传播,如关于学术讲座、研究动态、课题成果的报道等;二,作为话语的学术传播,主要指多元主体在不同媒介(或公共空间)发表的有针对性的学术观点或论述,其背后往往有着特定的价值指向。

只有把握学术传播的特质,学术话语才有可能做到有效传播乃至精准传播。理解学术传播的维度有很多,本文试着从五个层面对学术传播予以分析,以此尝试构建学术传播的“辩证观”,力求为破解中国学术话语的传播困境提供一种思路或视角。

传播立场:把握学术与政治的关系

正确把握学术与政治的关系,是做好学术传播的“看家本领”。否则,学术传播将可能迷失方向,误入歧途。

在学术传播中,讲政治是根本,学术为本是原则。人文社会科学具有较强的意识形态属性,很多情形下,学术与政治很难切割开来,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别是对于重大敏感的理论和现实问题,能否处理好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将直接决定学术传播的成败。对此,我们应该掌握两条基本原则:

第一,政治问题学术化表达。学术性或学理性是学术传播的本质特点。遇到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学术传播必须增强战略定力、站稳政治立场,主动发声,敢于亮剑,积极投身宣传思想领域斗争第一线。但是,对于如何发声,怎样亮剑,当力求选择学术的方式和视角。这也正是彰显学术传播价值之所在。一旦学术传播混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闻传播或政治宣传,其存在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近年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非常复杂,一些错误的社会思潮暗流涌动,此起彼伏,竞相发声。在此背景下,一些学术媒体展开了对西方宪政民主、历史虚无主义、西方新闻自由等错误思潮的辨析或批判。对于这些错误思潮的批驳,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秉持学术文本的原则,做到有理有据,有破有立,重在启发读者认识与思考,而不能采取指责谩骂式的表达方式,给人强词夺理之感。2016年9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在评论版推出“思潮辨析”系列专题,每期通常邀请三位知名学者,以记者访谈的形式,围绕错误思潮的思想脉络、理论根源、历史背景、现实影响等问题展开讨论。为改变“刻板说教”的面孔,版面设计成圆桌对谈的形式,通过营造直观的学术讨论场景,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例如,针对“历史虚无主义” 思潮,共策划推出四个专题,分别为《虚无主义的起处》(2016年9月6日)、《史学思潮的背后》(2016年9月20日)、《历史假设的边界》(2016年9月27日)、《史料运用的规则》(2016年10月11日)。其中,《史料运用的规则》这个专题,共凝练出四个核心观点,分别为“考辩史料真伪和价值是治史之基”、“把握主客观平衡变史料为历史证据”、“审视史料背后的历史‘语境’”和“警惕史料运用中的陷阱”。作为单元标题,这四个核心观点赫然醒目,起到了纲举目张、聚合版面之效。从实践效果来看,这种“组合拳”式的学术传播,既以学术性为基础又不乏针对性,对读者产生了较强的吸引力乃至冲击力。

与此相对照的是,有一些学术传播文章显然很难有“理”可言,或即使有“理”在情感上也让人难以接受,必将自我陷入“说了传不开”的窘境。学术传播只有体现出精深独到的专业水准,才能赢得尊严和认可。学术传播的角色定位,不是宣传式“告知”政治,而是引导公众更好地“理解”政治。

第二,学术问题不能政治化。学术问题不能政治化,是学术传播必须坚守的底线。学术讨论和争鸣是推动学术发展不可或缺的手段。对于正常的学术讨论和争鸣,一定要遵循平衡守正的传播立场,不能过多地偏向一方,或用一方来压制另一方,更不能上纲上线,演变为政治攻击或政治批判。否则,带来的杀伤力是致命的,不仅仅败坏学风和文风,窒息学术讨论的氛围与空间,一旦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更有可能影响党风国纪,后果不堪设想。这种教训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发人警醒。

对于在学术传播中如何把握学术与政治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我们指明了总体方向,确立了根本遵循。习近平总书记旗帜鲜明地指出,要正确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不要把一般的学术问题当成政治问题,也不要把政治问题当作一般的学术问题,既反对打着学术研究旗号从事违背学术道德、违反宪法法律的假学术行为,也反对把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混淆起来、用解决政治问题的方法对待学术问题的简单化做法。②

传播题材:把握冷与热的关系

及时捕捉热点,主动引导舆论,是传播的基本法则。学术传播要赢得社会关注,同样应该如此。但与大众化的新闻传播相比,学术传播具有特殊的一面。学术是坐冷板凳的事业,很多研究领域并不为普通大众所熟知,从事这一领域的学者更是默默无闻,一般较难成为社会热点。因而,学术传播既要跟踪社会热点,但又不能一味地跟着社会热点走,亦步亦趋,而是需要传播者走近学者,用心感受学术“冷板凳”的温度,特别是要关注那些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濒危学科、冷门学科。通过专业化传播,使这些“冷”学术适度“热”起来,以更好地造福人类社会。

另外,对于学术领域的一些所谓大众化“热点”,在传播过程中应适当做些“冷处理”,不能一味趋热求新,盲目追着学术热点或“学术明星”走,否则将很可能助长学术泡沫的形成,乃至败坏学术风气。受整体社会环境影响,学术领域难免夹杂浮躁功利之辈,导致学术有时变得真假难辨。因而,学术传播者要抱持理性审视的眼光,把更多的心力用于发现真知、传播真知。自古圣贤皆寂寞。知识的传承与创新从来不是聚光灯下的事业。学术传播者对此要“冷暖自知”,不为外界喧嚣所干扰或误导。只有以学术为本,学术传播才能传之有“理”,传之久远。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冯建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