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青少年媒介生活新图景

2017-10-25 13:48 中国教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创造青少年媒介生活新图景

媒介连同内容一起改变着青少年的生活图景,它不仅是信息传递的工具,也是某种文化载体,创造出一种全感官参与的超级体验式媒介环境。青少年需要提高媒介素养,与媒介产生良性互动。

媒介素养教育20世纪30年代首先从欧美兴起,而后在全球推广。媒介素养现在主要指一种综合能力,包括理解、使用文字、图形,并思考它们的象征意义。从纵向来看,包括基本的媒介使用能力,对媒介和媒介信息的认知、理解和批判分析能力,有效利用媒介满足和服务个人工作和生活的能力。从横向来看,它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技术和应用层面,它主要指一种常识的掌握和技能的训练,是具体和显性的。另一个是价值观和意识层面,侧重于培养具有自主批判精神和民主意识,是抽象和隐性的。概而言之,媒介素养教育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培养和提升青少年的媒体素养,包括媒介知识、媒介使用能力、媒介创作能力和媒体批判能力等四个基本部分。

媒介,作为大众传播技术的派生物,人们在掌握它和操作它的同时,意味着人们更容易利用这些技术来制造、发布信息甚至破坏、干扰正常知识的传播。所以说,媒介特别是网络媒介的开放性和自由性严重地消弱了传统知识传播的“把关人效应”。使得信息的真实性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冲击。特别是电脑合成、声音模拟、视频的后期制作等技术的兴起,使得知识真亦假来假亦真。因此,媒介教育首先应以求真、求善、求美为旨归,让青少年在信息的洪流中如何去伪存真,杜绝接受和传播虚假信息。

媒介的信息传播实际上是一个意义传递过程,正如英国学者霍尔的编码或解码理论所说,那些传递到我们脑海中的意义以及隐含于其中的价值观会慢慢沉淀下来,成为我们评判事物和看待人生的标准和参照。媒介不仅能控制人的思想,而且能渗入人的心理结构,改变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在纷繁复杂的信息环境下,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对于是与非、黑与白、善与恶的评判标准并不十分清晰,他们普遍缺乏批判性思维能力,常常受到“隐性话语”的不良影响。基于此,媒介素养的第二个价值取向便是通过系统的媒介“涵化”功能,将社会具有共识性的价值观、道德观以及世界观传输给学生,培养学生对各种信息符号与媒体表征的分析能力与批判能力,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

虽然媒介传播以技术为基础,但是所传播的媒介内容是经过精心组织和建构的,它通过各媒介特定的语言和美学形式表达出来,是一个包含传播者特殊创造力及想象力的信息文本。众所周知,艺术传播的过程往往包括两个环节:传播者的第一次创造之后,人们在阅听和理解那些媒介产品时,往往会结合自身的经历和体验对其进行一次新的创造。而这第二次创造必须充分了解传播者所使用媒介语言的语法、句法和修辞体系,在遵循一定规则和方法的前提下才能够顺利进行。因此,媒介素养第三个价值取向便是教会学生从这些具有创造力及想象力的信息文本中发现美并创造美,进而提升他们解读媒介文本的文化能力。

基于求真、求善、求美的价值取向,在具体的媒体素养教育中我们应该遵循“人—媒”共生理念,采取由传统的“对立”转向“对话”再到“融合”的策略。

过去有人认为,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是一种传播低级趣味,仅提供感官享乐的庸俗文化载体,是社会诸种不良现象的罪魁祸首,因而极力要求青少年远离这些媒体,以避免受其恶劣影响。随着现代媒介充斥日常生活,媒介连同内容一起改变着青少年的生活图景,它不仅是“信息传递的工具”,也是某种文化载体,创造出一种全感官参与的超级体验式媒介环境。青少年求新求异的本性决定他们是科技与新媒介的追随者,能较早地采用新媒介,并能熟练掌握其使用技巧。正如加拿大学者麦克卢汉认为的那样,媒介存在的方式有时比媒介所承载的信息对人的影响更大。与此同时,青少年也会反过来对媒介传播者施加影响,即“反向社会化”现象,也称“文化反哺”。因此青少年需要正确引导,提高媒介素养,与媒介产生良性互动即建设性表达。要使青少年由被动接受媒介信息到主动选择媒介信息,提升青少年在使用媒介中的主体地位,使其主动性得到关注,而不是恶性互动即破坏性表达,从而达成“人—媒”共生。“人—媒”共生蕴含着双重含义——人对媒介世界的依赖和人与媒介的和谐相处,两者相辅相成。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王书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