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媒介素养 应对网络搜索乱象

2017-09-01 10:13 中国社会科学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提升媒介素养 应对网络搜索乱象

如何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中搜索到准确可靠的信息,始终是人们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在进入信息社会之后,随着网络搜索的使用,人们在享受信息获得便捷性的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

关注网络搜索乱象

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魏则西曾在知乎网站上质疑百度经过竞价后提供的医疗信息有误导之嫌。他的不幸去世,引发了各界对百度的声讨,尤其是百度推广和竞价排名受到网民的广泛质疑。事件发生后,由国家网络信息管理办公室、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成立的调查组对百度进行了查处。

时下,我们正在迅速进入一个信息技术垄断的时代,其典型特征是信息失控泛滥,人们对世界难以把握,进而为泛滥的信息所淹没。正如当代美国传播学家尼尔·波兹曼指出的,“从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源头,通过一切可能的渠道和媒介,信息源源不绝地向我们涌来”,“可供检索的信息越来越多,我们像魔术师的学徒一样,在信息洪流中被冲得晕头转向”。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应该如何使用网络搜索,值得关注。目前,学术界关于网络搜索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发展现状与趋势、搜索引擎的技术算法、法律规制等层面,而对如何使用网络搜索的规则研究较少,应予以进一步的反思。

破除网络搜索的迷思

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网络搜索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尤其是年轻人,网络搜索已成为他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辞典、索引、百科全书等传统的知识搜索方式,已经全面让位于网络搜索。

一方面,人们已经形成了一种网络时代的思维方式,认为每个问题都会有一个可以通过网络搜索得到的答案。人们并不去考虑搜索的问题是否是抽象化的,是否存在能够获得的答案。比如在医疗方面,像魏则西这样的年轻一代往往通过搜索引擎寻找某种疾病的治疗方法,甚至依靠网络中的解答为自己开药。而像“百度知道”、“知乎”等互动式知识问答分享平台,更是以提供问题的答案为目的而设计开发,适应了人们寻求答案的需要。同时,人们在使用网络搜索时,特别关心评分、排名等量化信息。比如对医院和学校排名、电影评分、美食评分的高度关注,已经成为人们搜寻网络信息的一个重要诉求,也正是人们对技术依赖的重要表现。

另一方面,网络搜索是技术化的产物,它改进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手段,却未必能够更好地达成人们搜寻信息的目的。网络搜索所提供的信息的排序,主要是基于技术路径而获得的,很难做到完全摒弃商业因素的侵蚀。信息产生的依据是关键词等技术算法,以及很难完全杜绝的竞价排名机制。尤其网站包含的定制功能,可以通过用户使用互联网的记录来确定用户的使用偏好。两个人使用同一搜索引擎查询同一问题,不一定得到同样的答案,真相的概念被相对化、个人化,失去了普遍性。

这恰如美国政治家基辛格博士所担忧的,搜索引擎越来越快地处理越来越复杂的问题,可是过度抓取信息反而可能抑制了知识的获取,让智慧更加遥不可及。确实如此,对于网络搜索的依赖削弱了人们判别真知的能力,把自己交给了技术化的甚至是怀有其他意图的“专家”。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魏则西事件”之类悲剧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这个角度而言,“魏则西事件”是技术垄断时代的产物,也以年轻生命的代价警示了技术依赖的风险。这种判断并不是为网络搜索引擎等利益主体开脱责任,而是从受众自身的角度提出一定的反思,以期提醒人们去提升网络搜索使用的自主权。

提升媒介使用能力

波兹曼曾经对当代社会中的技术依赖予以深刻批判。他认为,这些技术手段的第一个要害是神化,把抽象概念转化为一个客观的事物,使我们相信科学方法能够给它定位,并对它进行测量。第二个要害是排序,以客观数字将智力等实际上无法测序的事物安放在一个序列等次中。第三个要害是数字量化,将客观数字神化来消弭概念的主观性。技术依赖的解决之道,关键在于提高公众自身的媒介素养,让自己成为能够抵抗技术垄断的“信息时代的斗士”。美国媒介素养研究中心指出,媒介素养是指人们面对各种媒介信息时的选择能力、理解能力、质疑能力、评估能力、创造和生产能力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在信息时代,公众在使用网络搜索时,应从以下四个方面提升媒介使用能力。

一是全面搜索检阅信息。在“魏则西事件”发生后,百度最受质疑的就是竞价排名机制。竞价排名出现的根源,则是由于竞价结果出现在搜索结果靠前的位置,容易引起用户的关注和点击,因而效果比较显著。一旦明晰竞价排名的机制,公众应明白,排序靠前的信息未必即是自己最需要的信息。牺牲一些信息搜索的效率,扩大信息的检阅面,能够有效避免信息盲点,提高决策的全面性和准确度。

二是破除数字和量化指标迷信。作为技术依赖的一种突出表现,即是在信息搜索中对排名、评分之类量化指标的搜寻,将这些量化指标视为“标准答案”。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能以量化的形式给出可供选择的标准。电影、小说、医院、学校、艺术、美食的评分、排名、计算分值等,并不能构成评判信息的充足根据,更不能把量化指标作为信息选择的最终依据。

三是重视传统的信息获得方式。波兹曼要求不要为了追求现代性而漠视传统,不要排挤常识里的语言和思想,也不要认为老年人无关紧要。这实际上是提醒我们,要尊重传统的价值。在信息时代,网络搜索固然带来了检索信息的便利性,但也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的信息获取方式。比如对话交流、向老人学习经验、阅读使用图书文献等,都依然有其宝贵的价值,是网络搜索无法替代的。

四是搜索信息的目的在于理解信息。信息时代的网民要清醒地认识到,网络搜索不能提供标准答案,在搜索信息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掌握信息背后的真知。在搜索信息的时候,要学会分析信息,用常识去校验信息,对信息的真实性、时效性、权威性要有基本的评估,做到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通过自我竖立防火墙,判断信息由何而来,应如何修正使用,从而获得真知。

责任编辑:韩笑(QL0008)  作者:刘晓伟

猜你喜欢